提供最权威的行业数据和顾问服务

一起作业APP变现受阻,在线教育2VC模式何时终结?

作者:互联网教育研究院  

近日央视新闻对于作业类APP暗藏多款涉黄和网游进行了报道,指出一起作业的APP里出现网络游戏界面。一起作业APP是一起教育科技旗下的移动产品,目前已完成E轮2.5亿美元融资。

随后一起教育科技发表声明关闭游戏,并给予在游戏中已付费产品用户退费处理。估计此次报道对一起作业网带来至少产生数百万元的损失以及数千万元的后续营收损失,且这并不是一作业网面临的类似报道。类似作业APP仍然非常多,那么作业类APP的商业变现是否会受阻?本文来解读一下。

APP

一、一起作业变现遭遇强大阻力

据新闻报道家长反映:一起作业APP里的游戏可以升级,付费升级更快,用户可直接在“商城”购买游戏道具,有的小学生甚至购买了1200多元的游戏产品。一起作业的这种游戏道具、积分等变现模式遭遇阻力。

这种变现模式在互联网模式下非常实用,而在教育行业内就非常不一样。因为教育行业的互联网非常特殊,具有教育属性而非娱乐属性,所以一起作业网会遭遇到非常大的舆论阻力。

因为一起作业网主打的就是游戏化学习方式,这种寓教于乐的方式得到了较多学校老师和学生的接受,但是植入点卡通过贩卖称号这种方式超出了学习的范围,这种形式更偏向于游戏化而非学习化,因此这种“类游戏化学习”会遭到学校和家长对于游戏的本能排斥。

一起作业网的B2G2C模式受到挑战,学校也是一种事业单位,由教育主管部门来管理。一起作业网通过公立学校来实现B2C的运营,通过这种形式来做B2G2C的模式。一起作业网针对学校端一直都是免费的。据报道,一起教育科技总融资额约38.06亿,但是目前还没有盈利,可见互联网商业模式运营之难。

二、学生作业引发的怪象

参与学生作业批改成为家长的刚需,这几年一起作业的APP日活用户非常高,有一部分这方面的原因,也因一起作业网投入大量成本做推广和运营。

众所周知,中小学生接近两个亿的人口,每天作业量是非常大的,所以它是一个非常刚性的需求。如果不借助这种电子产品、智能化批改服务,这种刚性需求就没法满足。基于批改作业的刚性需求的作业APP这几年蓬勃发展,就有这个原因。

另外学校对使用自动化的批改服务强烈需求也非常大,目前基本上远远没有得到满足。所以现在出现一个怪象是一方面学生需要大量作业要写,另一方面又不让学校给学生过多的负担。所以这个引发教育部门、学校、教师、家长和学生等之间的多方博弈,这是一个非常难以解决的问题。

三、在线教育烧钱模式能否烧出商业模式?

目前在线教育的一些烧钱模式,据了解学而思网校今年要砸10亿来做线上课程的推广。还有在线学习机构,如三好网、掌门一对一、在线外教企业如VIPKID、51talk、哒哒英语、TutorABC早已启动在线教育烧钱模式,目前多数靠VC大量砸钱来获客,被业界称为“2VC”模式。

2VC模式是先大量的投入市场和运营成本,一些企业推广费每年都要5亿到10亿之间来做大量的推广,用这种烧钱的方式来实现在线教育的推广,类似于前年的滴滴打车和共享单车的烧钱模式。

这种模式会大量消耗企业的成本,造成现金流断裂的情况。比如最近刚被报道的在线教育机构“学霸对1”因陷入财务危机已停止经营。这种模式对于没有资金实力或者后期融不到资的中小企业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在线教育已经热了有四五年的时间,上千亿的资金砸进来,是不是能够烧出一个商业模式来?这个方面还有待于质疑。尤其是在资本寒冬的情况下,融资会更为困难,那么多资金投出去,是否能够有效地形成持续稳定的商业模式,这将对类似一起教育科技的企业,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四、在线教育企业面临商业变现挑战

在教教育企业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做运营。产品技术研发这一块,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已经有非常大的提升。企业在面临如何投入巨资做课程研发和服务的同时,还要有大量的市场经费。市场经费远远大于产品研发的投入和课程服务的投入。

一般的VC退出周期大概是3-5年左右,最长的在8年左右。在线教育明年也进入了一些资本开始退出的时间。对于大型的、已经融资的或者做业务已做到良性循环的企业不是问题,但是对于很多企业,将会是极大的挑战。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一起作业网已经运作约有五六年时间,已经是“老牌“在线教育企业,估值已经达到独角兽级别。但是在公立学校里面,商业变现遇到非常大的阻力的情况下,是否能够走出一条自己的商业变现的路径?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课题。

一起作业网投入巨资在公立学校做运营,但是一直没有借助取得官方的渠道资源,而是与教师联系,通过补贴教师话费的形式获得用户量。这种方式一直处于灰色地带,虽然这几年获得大量的用户,但是一经媒体报道,极易有舆论上的风险而受到官方的打压。

以笔者观点来看,公立学校其实对采购服务还是有非常强的需求。那么有B2G这种模式还是成立的。比如说智能化的批改服务,如果能够实现的话,那么学校还是可以为此付费的,包括家长也会愿意为减少自己过多的参与学生的作业批改而支付一些服务费用。

但是如果是要夹带“游戏化的内容”或者是家长不能接受的游戏道具付费模式,家长就会用脚来投票,产生更多的投诉。

K12在线教育具有很强的特殊性,企业应该在符合规定的前提下,以多种形式同步发展,如提高课程内容质量、用心打磨产品品质,靠口碑打造品牌得到更多的宣传和推广。只有围绕学校、教师和家长真正的痛点进行市场挖掘,才有可能寻求到良性的商业变现模式。现在来看,借助公立学校渠道,通过中小学生的自主购买(其实还是家长购买)的道路风险极大,很容易撞上监管的枪口。

另外,面向B2G的收费模式是可行的,目前国家在教育信息化这方面每年的投入达到2500多亿,而一起科技在教育信息化这方面基本没有营收,因此建议相关企业在教育信息化这方面发力,一定会有巨大的突破。

原创文章归本站所有,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学易时代互联网教育研究院 » 一起作业APP变现受阻,在线教育2VC模式何时终结?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互联教育研究院:凝聚行业人脉 促进行业发展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